• 重度飲酒者的定義為女性每天飲用一杯或更多的酒精飲品,而男性就是每天飲用兩杯或更多。

  • 頭部、頸部及胃腸癌症的風險與口腔的微生物變化有關。
  • 飲酒人士的口腔會有更多有害細菌,但是乳酸桿菌的數量則會較少。
  • 酒精中的酸可能令口腔不利於某些細菌的生長,以引致微生物群系不平衡。
  •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酒精分解時所積聚的有害副產物,其中包括乙醛,以及煙草所產生的奈瑟氏菌。

根據紐約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在《Microbiome》雜誌發表的文章,相比沒有飲酒習慣的人士,每天習慣飲用一杯或更多酒精飲品的男性和女性會出現更多與牙齦疾病、癌症和心臟病相關的口腔細菌。除此之外,他們亦擁有較少可以抑制有害細菌生長的細菌。

「我們的研究表明飲酒不利於維持口腔微生物的健康平衡,並且可以解釋飲酒如何導致與癌症和慢性疾病相關的細菌產生變化。」資深研究員及流行病學家Jiyoung Ahn博士說道。

Ahn博士是紐約大學Perlmutter癌症中心的人口科學副主任,她的團隊通過研究表明重新平衡口腔中700種細菌(又稱口腔微生物群系)可能會逆轉或預防一些與飲酒相關的健康問題。Ahn博士表示,美國現時大約有10%的成年人是重度飲酒者,其定義為女性每天飲用一杯或更多的酒精飲品,而男性就是每天飲用兩杯或更多。

研究第一作者Xiaozhou Fan, MS指出,過去的研究曾經檢視酒精對疾病及微生物群系的影響,但是今次的報告則首次直接比較飲酒量對所有口腔細菌的影響。紐約大學Langone Health和其他機構已經證實,頭部、頸部及胃腸癌症的風險與口腔的微生物變化有關。

具體來說,重度飲酒人士的口腔會都含有更多有害細菌,包括擬桿菌(Bacteroidales)、放線菌(Actinomyces和奈瑟氏菌(Neisseria),而且他們口腔內的乳酸菌(用於益生菌補充劑)也較少。

此項研究涉及1,044名年齡處於55歲至87歲之間的白種人。所有參加者都是來自兩項進行中的國家癌症試驗,他們全部在研究之時都身體健康,並提供了口腔微生物的漱口樣本及飲酒習慣的資料。參加者中有270名不飲酒人士、614名適度飲酒人士和160名重度飲酒人士,而研究人員對他們的口腔細菌進行遺傳分類和量化,並以圖表顯示飲酒者相對哪些細菌比較突出及細菌的多寡。

雖然目前的研究足以辨別飲酒和不飲酒人士的細菌差異,但研究人員表示需要更多參加者來評估葡萄酒、啤酒或烈酒對微生物群系的影響。現時的研究包括101名飲用葡萄酒的人士、39名飲用啤酒的人士和26名飲用烈酒的人士。

Ahn博士說,她的團隊接下來會研究酒精影響口腔微生物群系的生物機制。不過,她強調需要更多研究才可以知道如何處理微生物群系的變化來將細菌回復至健康水平。

Ahn博士解釋,酒精中的酸可能令口腔不利於某些細菌的生長,以引致微生物群系不平衡。另一個原因可能是酒精分解時所積聚的有害副產物,其中包括乙醛,以及煙草所產生的奈瑟氏菌。

原文: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8-04-affects-mouth-bacteria-linked-disease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