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 動脈粥樣硬化是心臟病和中風的主要原因之一,其衡量標準是頸動脈中斑塊積累的程度。
  • 微生物群系不應該以細菌種類作定義,而是以細菌功能及其產物為基準。
  • 腸道微生物群系對動脈粥樣硬化的風險有重大的影響,並為帶有原因不明的動脈斑塊積聚的患者提供新的治療選擇。
  • 益生菌可以用於對抗腸道內的化合物,並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 改變腸道微生物的組合可以有助治療動脈粥樣硬化

西安大略大學和勞森健康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現腸道微生物與動脈粥樣硬化之間存在一種新關聯。動脈粥樣硬化是心臟病和中風的主要原因之一,其衡量標準是頸動脈中斑塊積累的程度。

為了理解腸道細菌在動脈粥樣硬化中所起的作用,研究人員測試腸道微生物中代謝產物的血液水平。他們招募了316名三種不同類型的患者。他們包括動脈斑塊量與傳統風險因素所預測的一致的患者、傳統風險因素水平高,但動脈正常的非動脈粥樣硬化患者,以及沒有傳統風險因素,但動脈斑塊量高的動脈粥樣硬化患者,。

西安大略大學Schulich醫學與牙科學院和羅巴茲研究所的David Spence博士表示:「我們發現,原因不明的動脈粥樣硬化患者的血液中含有高水平由腸道細菌產生的有毒代謝副產物。」研究人員尤其關注TMAO、對甲酚硫酸鹽(p-cresyl sulfate)、 對甲酚葡糖苷酸(p-cresyl glucuronide)和苯乙酰谷氨酰胺(phenylacetyl glutamine)等代謝物,並使用頸動脈超聲測試患者動脈中斑塊的積聚情況。

這項發表於《Atherosclerosis》的研究指出,飲食習慣或腎臟功能都無法解釋這些差異,表明患者腸道中的細菌組成存在差異。

「在研究微生物群系的過程中,我們得到的共識就是功能勝於分類。換句話說,我們不應該以細菌種類作定義,而是以細菌功能及其產物為基準。」 Schulich醫學與牙科學院教授Greg Gloor博士說。

研究表明,腸道微生物群系對動脈粥樣硬化的風險有重大的影響,並為帶有原因不明的動脈斑塊積聚的患者提供新的治療選擇。

Schulich醫學與牙科學院的Gregor Reid博士是益生菌領域的專家,也是研究成員之一。他說:「我們可以利用益生菌來對抗腸道內的化合物,並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風險。」Spence博士補充,改變腸道微生物的組合可以有助治療動脈粥樣硬化。

原文: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8-05-gut-microbiome-important-role-atherosclerosi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