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用精油可能含有破壞內分泌的化學物質

  • 經常接觸薰衣草油或茶樹油可能跟青春期前男性乳房發育症有關。
  • 薰衣草油及茶樹油發現8種具有雌激素和/或抗雄激素性質的化學物質。
  • 測試結果與青春期前男性乳房發育的內源激素狀況吻合。

根據內分泌學會(Endocrine Society,簡稱ENDO)提供的研究數據,經常接觸薰衣草油或茶樹油可能跟青春期前男性乳房發育症有關。

為了調查男性乳房發育和精油之間的潛在關係,國家環境健康科學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簡稱NIEHS)的研究人員分析了薰衣草油和茶樹油中的8種常見成分。他們在薰衣草油及茶樹油中都檢測到其中四種化學物質(桉葉油素、4-萜品醇、二戊烯/檸檬烯和α-松油醇),而其他物質,例如乙酸芳樟酯、芳樟醇、α-松油烯和γ-松油烯,則出現在薰衣草油或茶樹油當中。經過人體癌細胞測試後,研究人員發現所有8種化學物質都具有不同的雌激素和/或抗雄激素性質。測試中的癌細胞變化與觸發青春期前男性乳房發育的內源激素狀況一致。

「社會一般人士認為精油是安全的,」主要研究人員J. Tyler Ramsey說。「但是精油包含不同種類的化學物質,大家應該謹慎使用,因為當中有些是潛在內分泌干擾物。」研究人員補充說,至少65種其他精油也含有許多被測試的化學物質。

原文:https://www.empr.com/news/prepubertal-gynecomastia-essential-lavender-tea-tree-oil-endocrine-disruptors/article/752195/


潛伏中的敵人:腸道細菌對自體免疫性疾病的影響

  • 小腸細菌可以遊走到其他器官並引發自體免疫反應
  • Enterococcus gallinarum腸球菌會產生兩種自體免疫反應的特徵:自身抗體(Auto-antibody),以及炎症
  • gallinarum從腸道遊走至肝臟會刺激肝臟和免疫細胞,導致炎症和自體免疫反應。肝臟炎症會導致自體免疫性肝炎,而系統性自身抗體會導致狼瘡性腎病和狼瘡相關的自體免疫性凝結,稱為抗磷脂綜合徵(Antiphospholipid Syndrome)。
  • 口服抗生素或在肌肉注射針對 gallinarum的疫苗可以預防自體免疫性疾病。

根據耶魯大學的一項新研究顯示,老鼠和人類的小腸細菌可以遊走到其他器官並引發自體免疫反應。研究人員還發現,抗生素或針對細菌的疫苗可以抑制這個免疫反應。

研究結果亦顯示有機會找到新方法治療慢性自體免疫性疾病,包括系統性紅斑狼瘡和自體免疫性肝病。

腸道細菌與一系列的疾病有關,包括攻擊健康組織的自體免疫病症。為了闡明兩者的關係,耶魯的研究小組專注於Enterococcus gallinarum腸球菌,一種能夠自發地從腸外「轉移」至淋巴結、肝臟和脾臟的細菌。

在遺傳易感老鼠模型中,研究人員在腸外組織中觀察到,E. gallinarum會產生兩種自體免疫反應的特徵:自身抗體(Auto-antibody),以及炎症。他們確認健康人類的培養肝細胞中擁有同樣的炎症機制,而自體免疫性疾病患者的肝臟中也有這種細菌的存在。

通過進一步的實驗,研究小組發現,他們可以利用抗生素或針對E. gallinarum的疫苗以抑制老鼠的自體免疫。無論採用哪種方法,研究人員都能夠抑制組織中的細菌生長,並減弱其對免疫系統的影響。

腸道細菌E. gallinarum(藍色)從腸道遊走至肝臟(和淋巴結,未顯示)以刺激肝臟和免疫細胞,導致炎症和自體免疫反應。肝臟炎症會導致自體免疫性肝炎。系統性自身抗體會導致狼瘡性腎病和狼瘡相關的自體免疫性凝結,稱為抗磷脂綜合徵(Antiphospholipid Syndrome)。口服抗生素或在肌肉注射針對E. gallinarum的疫苗可以預防自體免疫性疾病。圖片來源:Martin Kriegel
「當我們阻塞引發炎症的途徑,我們可以扭轉這種細菌對自體免疫的影響。」資深作者及醫學博士Martin Kriegel說。

他說:「針對E. gallinarum的疫苗是一種特殊方法,因為針對其他細菌的疫苗都不能防止死亡和自體免疫。疫苗經由肌肉注射以避免影響腸道中的其他細菌。

只有E. gallinarum的動物小腸的共聚焦圖像。與沒有任何細菌的動物相比, Claudin-2的孔形分子被上調。圖片來源:Manfredo Vieira等人(2018年Science)
雖然Kriegel和他的同事計劃進一步研究E. gallinarum腸球菌及其機制,他們表示這些發現與系統性紅斑狼瘡和自體免疫性肝病也有關係。

他說:「抗生素治療和其他方法,例如接種疫苗,有望改善自體免疫性疾病患者生活。」

原文: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8-03-enemy-gut-bacteria-autoimmune-disease.html


益生菌有效嗎?

  • 益生菌是一種微生物,如果攝取足夠份量,可以給予人體營養以外的益處,經長期研究被發現可用於治療或預防許多臨床狀況。
  • 益生菌似乎有效為成人舒緩某些症狀,尤其是腹瀉或便秘時出現的腹脹和腹痛。
  • 有效的益生菌乳酪產品包括Align、Biogaia、Culturelle、Florastor(含有布拉酵母菌而不是細菌),以及VSL#3。
  • 所有益生菌都相對安全,唯一需要提防的是早產嬰兒和免疫系統受到嚴重抑制的人士,因為製劑可能會被酵母菌污染。
  • 益生元是益生菌的代謝燃料,主要存在於一些蔬菜和穀物的碳水化合物中,例如小麥、朝鮮薊、豆類等。
  • 服用益生元的目的是為腸道中的有益細菌提供營養以促進它們生長。

走進任何店舖的乳製品或保健食物部門,你會看到各式各樣聲稱含有益生菌的乳酪、牛奶、奶昔,甚至燕麥條。這些添加有益細菌的作用是促進微生物在消化道中健康生長,並有助改善消化及腸道健康。這些說法是基於出自真實科學,或是純粹從消費者的身上擠取金錢的技倆?

我們跟芝加哥大學腹腔疾病中心的兒科消化、肝病學和營養學部門主管,以及醫學主任Stefano Guandalini博士討論益生菌和益生元的問題。他和同事最近發表了一篇關於各種研究和臨床試驗的綜述文章,這些研究和臨床試驗都是使用益生元和益生菌來治療兒童炎症性腸病(IBD)和大腸激躁症(IBS)的症狀。以下是對話的修改版本。

很多人都熟悉益生菌這個名詞,但益生元又是什麼呢?

益生元基本是益生菌的代謝燃料。它主要存在於一些蔬菜和穀物的碳水化合物中,例如小麥、朝鮮薊、豆類等。它們部分會被腸道消化,然後由結腸中的細菌將它們發酵。我們的結腸內有數以萬億的細菌,它們會發酵這些剩餘物質而得以蓬勃生長。服用益生元的目的是為腸道中的有益細菌提供營養以促進它們生長。

我們可以通過改變飲食習慣或服用補充劑做到這點嗎?

兩種方法也可以。如果你的日常飲食中包含豐富的洋蔥、大蒜、小麥、豆類和朝鮮薊等,那麼你已經攝取了大量益生元。市面上也有用於相同目的的化學識別補充劑。

益生元能夠有效治療消化系統疾病嗎?

理論上,益生元是促進健康腸道微生物群系的好方法,一般人會期望正面的效果,但實際的狀況卻令人非常失望。就臨床效果而言,益生元沒有太多實際用途。我們發現益生元是早產嬰兒配方中有效的添加劑,因為母乳中含有大量益生元。除此之外,其實際用途有限。事實上,益生元曾被用於治療IBS,但是多數結果均為陰性。

對於IBD,情況可能不同。在嘗試過不同劑量之後,結果不盡相同,沒有任何特別或重大的發現。

益生菌和益生元有什麼分別?

益生菌是一種微生物,如果攝取足夠份量,可以給予人體營養以外的益處。實際上,這個生物綱包含大量活體細菌,經長期研究被發現可用於治療或預防許多臨床狀況。

我們的綜述文章主要關注益生菌對IBS和IBD的療效,包括潰瘍性結腸炎和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在IBS方面,我們發現有些益生菌似乎有效為成人舒緩某些症狀,尤其是腹瀉或便秘時出現的腹脹和腹痛。

至於潰瘍性結腸炎,越來越多證據證實某些特定菌株作為治療佐劑的功效。不過對於克隆氏症的情況就不同,儘管曾經嘗試不同益生菌菌株、不同臨床環境,以及不同療效終點,研究人員還是未能觀察到益生菌對克隆氏症患者有任何功效。

市面上含有添加益生菌的乳酪和食物有效嗎?

我們必須強調,不是所有益生菌都是一樣的。不同益生菌具有不同菌株,以及不同特性的細菌濃度。現時只有少數益生菌曾被臨床測試。

在定義上,乳酪必須含有兩種細菌菌株-保加利亞乳桿菌(Lactobacillus bulgaricus)和嗜熱鏈球菌(Streptococcus thermophilus)。不過,這些菌株會被胃酸性和胰腺酶所破壞而沒法完整通過胃腸道,因此它們根本不會提供任何益處。然而,現時有些乳酪已添加其他活菌菌株,而其中有些確實可以在通過腸道後存活並提供益處。不過有些產品卻作出虛假宣傳,而令大眾難以區分。以Activia為例,它就是個好產品,因為其乳酪產品都確實包含已經被研究證實有益的活體雙歧桿菌(Bifidobacteria)。含有乳桿菌(Lactobacilli)的益力多是另一個好例子。

食品是否治療IBS或IBD症狀的最佳方法?還是我們需要特製補充劑?

在揀選細菌時,最好使用經已通過臨床試驗及研究發表,並成功被不同研究團隊以相同劑量複製的菌株。經歷以上過程的益生菌列表如下:

有種名為Align的產品,選用特定的雙歧桿菌(Bifidobacterium),主要適用於患有IBS的成年人。
針對嬰兒和患有疝氣痛的嬰兒,有種名為Biogaia的產品,該產品含有羅伊氏乳酸桿菌(Lactobacillus reuteri)。
含有LGG菌的Culturelle,它能有效治療腹瀉疾病。
含有布拉酵母菌(Saccharomyces boulardii)而不是細菌的Florastor,它可以有效治療及預防抗生素相關的腹瀉。正在接受抗生素治療的兒童可以服用以預防腹瀉。
VSL#3的製劑,含有8種不同益生菌菌株的高濃度製劑。它似乎有效治療患上潰瘍性結腸炎的成人和兒童,以及被證明有效治療IBS。
益生菌是否安全?

所有益生菌都相對安全,基本上沒有副作用。唯一需要提防的是早產嬰兒和免疫系統受到嚴重抑制的人士,因為有時這些製劑可能會被酵母菌污染。除了以上兩個例外,益生菌在多年來已經被廣泛使用。雖然它們是安全,但如果沒有明確指示,我不一定會推薦益生菌。如果益生菌不是用於治療某種特定疾病,而只是為了改善健康狀況,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

益生元和益生菌研究的進展如何?

從實驗室的角度來看,我們對益生菌的運作仍未有深入了解,所以我認為現時科學家都是專注於理解這些細菌和人體之間的互動機制,而每個人的互動機制也會不同。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的腸道菌群系。同樣的益生菌可能對你或我形成不同的效果,因為它們會與數以萬億的細菌互動,而本人體內的細菌也不一樣。由於這些細微的差別,我們都需要從基本研究開始,才可繼而進行臨床實驗。

這似乎是微生物研究的趨勢。大家都同意它對我們的健康有深遠的影響,但是用來改變某些疾病的治療方式就是另一回事。

是的,我們還未達到那個階段,這是非常複雜的。正如之前提及,微生物的基因組比人類的複雜數千倍,並且數量更多。當我們討論個人化藥物,其實就是在討論微生物:如何理解它與人體的所有微妙互動,以及如何利用它改善健康。 這是個有趣的領域,我在芝加哥大學的同事David Rubin、Eugene Chang、Cathryn Nagler、Bana Jabri等正在積極研究這個問題。我們相信這是藥物發展的將來。

原文:https://sciencelife.uchospitals.edu/2014/11/25/do-probiotics-work/


美國癌症協會最新指引建議從45歲開始進行大腸癌篩查

  • 美國癌症協會建議風險一般的成年人從45歲開始接受大腸癌篩查,而並非過往建議的50歲。
  • 大腸癌有年輕化的趨勢,而死亡率亦逐漸上升。
  • 成年人有6種篩查測試可以選擇,包括大腸鏡檢查、「虛擬大腸鏡檢查」、乙狀結腸鏡檢查、大便DNA測試、家用糞便免疫化學檢驗,以及大便隱血測試。
  • 相比50年代出生的人士,現時出生的人(當到達相同年齡)患上直腸癌的風險是其四倍,而結腸癌的風險則是兩倍。
  • 大腸癌年輕化的成因可能跟污染物和生活方式有關。
  • 其他相關因素可能包括肥胖、久坐不動的生活方式、環境污染物,以及富含紅肉、加工食品和酒精的飲食習慣。
  • 保持身體活躍、進食全麥和高纖維食物,以及其他健康習慣可以降低大腸癌的風險。
  • 提早篩查可以及時發現癌症或在大腸鏡檢查時發現及切除息肉,令它們不會進化為癌症。這是預防性的措施,而不單是早期診斷。

如果你年約40歲中,又還未檢查大腸,現在是時候了。

美國癌症協會最近更新了大腸癌篩查的指引,建議風險一般的成年人從45歲開始接受篩查,而並非過往建議的50歲。

這個更新是基於年輕人患上大腸癌的數字似乎有上升趨勢。

高風險人士包括非洲裔美國人、阿拉斯加原住民,以及家族或個人有結腸或直腸息肉歷史的人。具有這些風險因素的人士或需要提早進行篩查。

更新指引還表明,成年人有6種篩查測試可以選擇,其中包括非侵入性大便測試及大腸鏡檢查,這全取決於患者的偏好和檢測的供應量。

美國的其他衛生機構,例如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仍建議從50歲開始才進行常規大腸癌篩查。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大腸癌包括結腸癌和直腸癌,是全球癌症相關死亡的第3大常見成因。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數據,在美國,大腸癌是男性及女性癌症相關死亡的第2大成因。

一些研究表明,55歲以下的美國成年人的大腸癌死亡率正逐漸上升。

根據去年醫學雜誌JAMA發表的一項研究,美國的大腸癌死亡率在1970年至2004年期間整體下降,但是在2004年至2014年,20至54歲人士的大腸癌死亡率卻每年有1%的增長。

「這些數字的背後是真實的患者,除了大腸癌方面的專家,胃腸病及腫瘤科的專家亦觀察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患上這種疾病。」美國癌症協會首席癌症控制官員Richard Wender博士說。

「相比50年代出生的人士,現時出生的人(當到達相同年齡)患上直腸癌的風險是其四倍,而結腸癌的風險則是兩倍。」他說。「這個現象叫做『出生隊列效應』(Birth Cohort Effect),沒有人清楚知道它的起因,但沒有人會質疑它的影響力。」

6種篩查測試

為了製定更新指引,研究人員對一系列已發表的大腸癌篩查策略進行評介。

研究人員還委託一項名為MISCAN的微觀模擬研究,以模擬結大腸癌的發病率及死亡率,並估計篩查和治療的風險因素及影響。

這項新建模研究是專為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建議而進行的延伸分析,並評估各種大腸癌篩查策略對美國黑人,以及白人男性和女性的潛在風險和效益。

根據他們的評介和模擬建模,研究人員確定以45歲為起點的有效篩查策略。

篩查策略建議每10年進行一次大腸鏡檢查;每5年進行一次「虛擬大腸鏡檢查」及彈性的乙狀結腸鏡檢查;每3年進行一次大便DNA測試;每年進行一次家用糞便免疫化學檢驗或大便隱血測試。

更新指引亦指出,這些篩查測試的費用差異很大,並取決於患者的保險計劃,費用可低至大約30美元的家用糞便免疫化學檢驗,或高至數千美元的大腸鏡檢查。

美國癌症協會的癌症行動網絡(American Cancer Society's Cancer Action Network)表示,如果選擇在45歲開始進口篩查,消費者必須了解其個人保險的涵蓋範圍。

「對於自掏腰包的支出,消費者還應該了解某些篩選測試會相對便宜。」癌症行動網絡表示。

America's Health Insurance Plans的發言人Cathryn Donaldson表示:「健康計劃涵蓋大多數的篩查,其中包括乳房X光檢查和大腸鏡檢查,不需要患者支付額外費用。保險提供商會考慮可用證據、臨床指引,以及例如美國癌症協會這些組織的建議來確認何時需要預防性篩查。

「需要篩查與否取決於你的年齡、病歷和其他風險因素。當醫生基於風險因素的理由而建議進行篩查,健康計劃通常會涵蓋這些篩查。」協會表示,該協會代表為美國人提供醫療保險的公司及其他相關服務。

摒除建議測試的成本和頻率,Richard Wender博士說:「這些測試的價值大致相同,並且可以向消費者提供。」

「我們從試驗中得知,如果你可以選擇大腸鏡檢查或低侵入性檢查,將有更多人願意進行篩查,這是我們的最終目標。」他說。「我們花了兩年的時間準備明確的論點和證據,指出每個人的篩選年齡應該從45歲開始,而不是50歲。」

為什麼大腸癌的發病率會上升?

其他衛生機構是否會追隨美國癌症協會的指引,現時還是未知之數。

此外,更多研究可以協助找出年輕人大腸癌發病率上升的原因,休斯敦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大腸外科主任George Chang博士說。(註:Chang博士沒有參與此次的更新指引)

「現時50歲以下的篩查率可謂微不足道,因此發病率的上升並不是檢測偏倚的結果,而是真實的現象。」Chang博士說。

他補充說,這種趨勢的成因可能是跟「過去幾十年的許多污染物和生活方式有關。」

Chang博士說:「我們知道肥胖與多種癌症發病率增加有關,包括大腸癌在內,而肥胖在美國仍然是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因此可能構成相關因素。」

其他相關因素可能包括久坐不動的生活方式、環境污染物和富含加工食品的飲食習慣。

「雖然我們還沒有確定起因,但這些因素全都可能導致發病率上升。」他說。

世界癌症研究基金和美國癌症研究所公布的一份獨立報告強調,保持身體活躍、進食全麥和高纖維食物,以及其他健康習慣可以降低大腸癌的風險。

進食紅肉及加工肉類和飲用酒精飲料等因素可能會增加大腸癌的風險。

對於任何成年人而言,無論年齡多大,Chang博士都表示,注意自己的身體和排便習慣對於監控整體健康狀況非常重要,並且要向醫生報告任何變化。

「即使你年紀尚輕,如果你的排便習慣或大便有所改變,並且覺得不對路,就緊記咨詢你的醫生。」他說。「公共衛生聲明提醒大家注意排便習慣,並在需要時尋求治療,尤其當你的大便有血跡或排便習慣突然改變。」

「這給予我們一個真正機會」

巴爾的摩Johns Hopkins Medicine的腫瘤學副教授Nilofer Saba Azad博士同意最近的更新指引。

「如果考慮到大腸癌需時形成,從沒有異常到出現息肉,再發展成癌症是個有步驟的過程,這給予我們一個機會將篩查年齡推前,並阻止病情惡化。」Azad博士說。(註:Azad博士沒有參與指引的工作)

「這不僅僅可以及早發現患上癌症的年輕人,並在大腸鏡檢查時發現及切除息肉,令它們不會進化為癌症。這是預防性的措施,而不單是早期診斷。」她並補充將篩查年輕化的益處大於風險。

這些風險包括假陰性或假陽性結果,以及使用侵入性測試(如大腸鏡檢查)所引發的罕見併發症或焦慮感。

然而,「除了大腸鏡檢查外,你可以通過多種方式篩查大腸癌,無論患者有多擔憂,我們總會找到方法。」Azad說。

原文:https://edition.cnn.com/2018/05/30/health/colon-rectal-cancer-screening-guidelines-study/index.html


微生物群系和腸道隱藏著長壽的秘訣

  • 益生菌和草藥的混合補充劑能夠延長果蠅的壽命。
  • 腸道細菌所攝取的物質可能影響我們的老化情況。
  • 一種名為Triphala的益生菌和草藥的混合補充劑,能夠延長果蠅的壽命至60%,並且可以防止牠們患上衰老相關的慢性疾病。
  • 在生物化學訊息傳導途徑方面,果蠅與哺乳動物有大約70%相似。
  • 研究中所使用的草藥補充劑Triphala是由印度傳統醫學Ayurveda的藥用植物餘甘子(Amalaki)、毗黎勒(Bibhitaki)和訶子(Haritaki)所製成。
  • 這項最新研究可能對微生物群系、益生菌及人類健康的研究有重大影響。
  • 研究人員希望配方可以應用於各種人類疾病,例如糖尿病、肥胖症、神經退行性疾病、慢性炎症、抑鬱症、大腸激躁症,甚至癌症等。

俗語有話:「人如其食」。根據科學研究,腸道細菌所攝取的物質可能影響我們的老化情況。以此為基礎,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的科學家們給予果蠅一種名為Triphala的益生菌和草藥補充劑,能夠延長蒼蠅的壽命至60%,並且可以防止牠們患上衰老相關的慢性疾病。

這項在Scientific Reports發表的研究進一步確定腸道細菌對健康有影響的證據。研究人員將包含益生菌和富含多酚的補充劑共生製品混入果蠅的飲食。

這些食用了共生製品的蒼蠅壽命達66天,比沒有食用補充劑的蒼蠅多了26天。牠們的衰老特徵亦見減少,例如建立胰島素抵抗,以及炎症和氧化應激。

「益生菌會對腸道微生物群系的結構有極大的改變,不僅是其組合,亦包括我們如何代謝所進食的食物。」麥基爾醫學院生物醫學工程教授及研究的資深作者Satya Prakash說。「這可以令單一益生菌製劑同時影響多種生物化學訊息傳導途徑,從而產生廣泛有益生理的效應,並解釋本文所介紹的單一製劑為何對不同標記具有如此巨大的影響。

Prakash補充,在生物化學訊息傳導途徑方面,果蠅與哺乳動物有大約70%相似,令它成為一個合適的指標。

「這對人類的影響可能不會那麼明顯,但我們的結果絕對表明,將Triphala和益生菌一起加進飲食會促進長期健康。」

研究作者還表示,結果可以「腸-腦軸線」來解釋,即微生物群系和大腦之間的雙向通信系統。在過去幾年,研究顯示腸-腦軸線會影響神經病理學改變和多種病症,例如大腸激躁症(IBS)、神經退行性疾病(Neurodegeneration),甚至抑鬱症。然而,只有幾項研究能夠設計出猶如新研究般成功的腸道微生物調節療法。

從傳統醫學中學習

研究中所使用的草藥補充劑Triphala是由印度傳統醫學Ayurveda的藥用植物餘甘子(Amalaki)、毗黎勒(Bibhitaki)和訶子(Haritaki)所製成。

前麥基爾博士生和研究的主要作者Susan Westfall說,她一直對傳統印度醫學的天然產物及其對神經退行性疾​​病的影響感到興趣,因而衍生將Triphala和益生菌結合的想法。

「在研究開始時,我們希望Triphala與益生菌的組合可以比獨立應用帶來更好的生理效益,但是我們沒有想過這個配方會這麼成功。」Westfall說。(Westfall現為美國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博士後研究員。)

這項最新研究,包括作者共同提交的美國臨時專利數據,可能對微生物群系、益生菌及人類健康的研究有重大影響。

考慮到配方對果蠅的廣泛生理效應,Prakash希望這個配方可以應用於各種人類疾病,例如糖尿病、肥胖症、神經退行性疾病、慢性炎症、抑鬱症、大腸激躁症,甚至癌症等。

原文:https://mcgill.ca/newsroom/channels/news/secret-longevity-microbiome-and-gut-287429


這種常見牙膏成分可能會嚴重破壞腸道

  • 三氯生可見於各種牙膏、潔手液、除臭劑、漱口水、洗衣劑和清潔用品。
  • 三氯生會增加結腸炎和結腸癌的發病率。
  • 三氯生會令老鼠的腸道問題惡化及結腸炎症的病情加劇,導致直腸出血、腹瀉、腹痛,甚至壽命縮短等症狀。
  • 三氯生會破壞老鼠的腸道微生物群系的細菌多樣性,並特別殺滅有益的雙歧桿菌,並引致腸道微生物群系對腸道組織產生對抗性作用。
  •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2016年禁止潔手液和沐浴露含有三氯生。
  • 牙膏中的三氯生可以預防牙齦炎,不過其他方法也可以達到相同效果,亦並非任何消費品中的必需成分。
  • 三氯生會令許多病原體引起抗生素耐藥性。

即使沒有聽過其名,你肯定曾經接觸過三氯生(Triclosan)。三氯生是一種高效的抗菌和抗真菌成分,可見於各種牙膏、潔手液、除臭劑、漱口水、洗衣劑和清潔用品。如果你有使用家用產品的話,這代表你每天都在接觸三氯生。近期在《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所發表的一項新研究表明,接觸三氯生會增加結腸炎和結腸癌的發病率。

這項新研究由馬薩諸塞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的食品科學家所帶領,研究團隊在不同組別的老鼠—健康的和經過改造或誘發而患病的-的飲食中加入三氯生,為期三週,以模擬人類使用含三氯生牙膏兩週的水平。所有老鼠都呈現某程度的腸道問題惡化。結腸炎症的病情加劇,導致直腸出血、腹瀉、腹痛,甚至壽命縮短等症狀。

這一切都歸咎於腸道微生物群系的狀況。三氯生會破壞這些老鼠的腸道微生物群系的細菌多樣性,並特別殺滅有益的雙歧桿菌(Bifidobacterium)種群。這種化學物質會令腸道微生物群系對腸道組織產生對抗性作用,因而引發炎症反應,導致患有結腸癌的老鼠的腫瘤嚴重惡化。至於體內沒有腸道細菌的繁殖老鼠,牠們在接觸三氯生之後則沒有出現炎症。

儘管腸道微生物群系的變異會引致炎症,這並不是唯一的關鍵因素。研究人員還注意到,欠缺TLR4類鐸受體(一種對炎症反應很重要的蛋白質)的老鼠也對三氯生的負面影響免疫。如果沒有出現炎症,三氯生對腸道的負面影響不大。

三氯生被用於數千種不同的消費品。儘管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2016年禁止潔手液和沐浴露含有三氯生,並基於安全問題及其功效(相對普通肥皂和水)提出懷疑,但是它仍然被其他產品廣泛使用。三氯生會通過日常使用的牙膏進入人體,研究小組指出,一項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的調查發現有75%美國人的尿液樣本含有TCA。它是美國河流十大污染物之一。

說到三氯生對健康的影響,田納西大學(University of Tennessee)的流行病學專家Paul Terry說:「我們所知的甚少,牙膏所含的三氯生可以預防牙齦炎,不過要達到相同效果還有其他方法。接觸三氯生可能會對健康造成影響,但是具體影響尚未清楚。」雖然它被標籤為產品抗菌劑,但是三氯生「並非任何消費品中的必需成分」。在很多情況下,其使用已經被逐步淘汰。

Terry認為研究結果是有道理的,並需要嚴正關注及進一步的確認。囓齒類動物的研究不足以證實持續接觸三氯生會對我們的腸道造成負面影響。

馬凱特大學(Marquette University)的環境工程師Patrick McNamara認為三氯生不僅對健康有直接傷害,還會令許多病原體引起抗生素耐藥性。他說:「相對其益處,我們更加應該擔憂三氯生壞處,它不會增加洗手肥皂的好處。我個人會避免使用三氯生,尤其是用於我的子女的產品。其實對三氯生的警告已經四起,而且其收益有限。有好幾家醫院已經停止使用。」

現時很少人會認為持續使用含有三氯生的產品是沒有問題,反對的聲音已經變得越來越高。

原文:https://www.popsci.com/triclosan-gut-inflammation


腸道微生物群系可能會令化療藥物對患者出現毒性

  • 腸道微生物群系的變化會影響大腸癌的治療效果。
  • 愛萊諾迪肯(Irinotecan)是一線化療藥物,用於治療已經擴散或轉移到身體其他部位的大腸癌,但是高達40%服用Irinotecan的患者都會出現嚴重腹瀉,並需要住院治療,甚至導致死亡。
  • 有些人的腸道細菌會利用β-葡醣苷酸酶(beta-glucuronidases)將非活性部分Irinotecan吸收,令Irinotecan代謝並重新激活成毒性形式,並對腸道內壁造成嚴重損壞。
  • 一項老鼠研究發現,針對大腸桿菌β-葡醣苷酸酶( E. coli beta-glucuronidases)的藥物可以降低Irinotecan的毒性。
  • 「高代謝者」的微生物群系含有顯著更高水平的β-葡醣苷酸酶,在服用Irinotecan時出現副作用的風險會增加。
  • 在處方Irinotecan之前分析患者的微生物結構可以預測患者會否對藥物產生副作用。
  • β-葡醣苷酸酶喜歡進食非活性Irinotecan中的碳水化合物,給予病人益生元或許可以阻止β-葡醣苷酸酶代謝藥物。
  • 腸道中的β-葡醣苷酸酶也可能跟常用藥物出現互動作用,包括布洛芬(ibuprofen)和其他非甾體抗炎藥(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嗎啡及諾瓦得士(tamoxifen)。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醫學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的研究人員報導,人類腸道細菌的結構可能解釋到為何有些患者在服用治療轉移性大腸癌的主要藥物後會出現危及生命的反應。在自然研究期刊《npj Biofilms and Microbiomes》所發表的研究結果可以幫助預測哪些患者會出現副作用,並預防易感患者出現併發症。

愛因斯坦醫學院的系統和計算生物學及微生物學和免疫學助理教授,是次研究的負責人Libusha Kelly博士說:「我們已經知道人類的基因構成會影響他們對藥物的反應。我們現在更清楚知道腸道微生物群系的變化也會影響治療效果。」

愛萊諾迪肯(Irinotecan)是三種一線化療藥物之一,用於治療已經擴散或轉移到身體其他部位的大腸癌。然而,高達40%服用Irinotecan的患者都會出現嚴重腹瀉,並需要住院治療,甚至導致死亡。「由於這些病人已經病重,所以給予他們會引起腸道問題的治療會造成危險。與此同時,Irinotecan是對付這種癌症的重要藥物。」 Kelly博士說。

Irinotecan的使用方法是以非活性形式的靜脈注射。肝酶將藥物代謝成殺滅癌細胞的活性及毒性形式。之後,其他肝酶會將藥物轉化回非活性形式,再經過膽汁進入腸道來消除。但是,有些人的體內含有以Irinotecan的非活性部分為食物的腸道細菌,並利用β-葡醣苷酸酶(beta-glucuronidases)將藥物吸收。不幸的是,這種酶作用會將Irinotecan代謝並重新激活成毒性形式,並對腸道內壁造成嚴重損壞。

為了盡量減低Irinotecan的相關毒性,醫生嘗試使用口服抗生素來殺滅製造β-葡醣苷酸酶的細菌。但是抗生素也會殺死腸道的有益腸道細菌,包括抵抗致病的細菌。一項2010年《Science》的老鼠研究發現,針對大腸桿菌β-葡醣苷酸酶(E. coli beta-glucuronidases)的藥物可以降低Irinotecan的毒性。

Kelly博士和她的同事們正在研究微生物群系的結構是否會重新激活Irinotecan。研究人員收集了20名健康人士的糞便樣本,並在樣本中加入Irinotecan。然後使用代謝物組學(對特定的細胞過程遺留下的特殊化學指紋的系統研究),研究人員根據糞便樣本是否可以代謝或重新激活藥物來進行分組。 20個人中有4人被認為是「高代謝者」,其餘16人是「低代謝者」。

跟著便分析兩組糞便樣本的微生物結構差異,而焦點是偵測β-葡醣苷酸酶的存在。研究人員發現,相對「低代謝者」,「高代謝者」的微生物群系含有顯著更高水平、先前未有發現的三種β-葡醣苷酸酶。

「我們推測,『高代謝者』在服用Irinotecan時出現副作用的風險會增加,但是我們還需要檢查癌症患者的微生物群系。」Kelly博士說。

研究結果表明,在處方Irinotecan之前分析患者的微生物結構可以預測患者會否對藥物產生副作用。此外,正如2010年的老鼠研究所建議,使用抑制特定β-葡醣苷酸酶的藥物可以預防不良反應。

「另一個的想法就是給予病人益生元。」Kelly博士說。「β-葡醣苷酸酶喜歡進食非活性Irinotecan中的碳水化合物。如果我們在處方Irinotecan時給予患者另一種碳水化合物,或許我們可以阻止β-葡醣苷酸酶代謝藥物。」

腸道中的β-葡醣苷酸酶也可能跟常用藥物出現互動作用,包括布洛芬(ibuprofen)和其他非甾體抗炎藥(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嗎啡及諾瓦得士(tamoxifen)。「在這些病例中,患者出現的問題未必是腹瀉。相反地,如果腸道細菌能夠重新激活這些藥物,患者便可能吸收高於預期的劑量。我們的研究為理解藥物-微生物群系的互動作用提供了一個廣泛的框架。」Kelly博士說。

原文: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7-11-gut-microbiome-chemo-drug-toxic.html


常用藥物會影響腸道細菌

  • 每四種藥物便有一種會抑制人類腸道細菌生長,其副作用與抗生素相似,並可能增加抗生素耐藥性。
  • 超過四分之一的非抗生素藥物會影響微生物群系中至少一種物種的生長。
  • 微生物對人類靶向藥物和抗生素的耐藥性似乎在很大程度上重疊。
  • 許多藥物及微生物的互動作用可能是個人化,為針對個人腸道微生物群系的個人化藥物治療研究開路。

根據EMBL研究人員在科學媒體Nature的報導,在人類服用的藥物中,每四種便有一種會抑制人類腸道細菌生長。這些藥物的副作用與抗生素相似,並可能增加抗生素耐藥性。

研究小組對照了超過1000種市售藥物及40種代表性的人類腸道細菌,發現超過四分之一的非抗生素藥物(923種中有250種)會影響微生物群系中至少一種物種的生長。這項研究的負責人為 EMBL的Peer Bork、Kiran Patil、Nassos Typas及Georg Zeller。

普遍現象 

人類腸道含有大量的細菌種類,統稱為「腸道微生物群系」。在過去十年,腸道微生物群系的結構已被確定會影響人類健康,而抗生素對微生物群系會產生很大影響,例如胃腸道上的副作用。

最近,幾種常用的非抗生素藥物已被證明會導致腸道微生物群系結構的變化,但是現時還未清楚這種現象的全面影響。這篇論文率先有系統地描述常用藥物和個別腸道細菌之間的直接互動。不僅是抗感染藥物,所有治療類別的藥物都會抑制不同腸道微生物的生長。

Peer Bork說:「對腸道微生物產生附帶損害的無關藥物的數量令人驚訝,而實際數目可能更高。這種腸道細菌結構的轉變可能是藥物的副作用,但也可能是藥物的部分功效。」

Kiran Patil補充道:「這僅僅是個開始,我們還不知道這些藥物是如何影響微生物的和人體,以及最終的臨床結果。我們需要仔細研究這些關係,因為這些都可以大大提高我們對現有藥物的理解和功效。」

未被關注的風險

研究還強調過往未被注意到服用非抗生素藥物對增加抗生素耐藥性的風險,因為微生物對人類靶向藥物和抗生素的耐藥性似乎在很大程度上重疊。

Nassos Typas說:「考慮到我們長期服用很多非抗生素藥物,這實在太可怕,不過並非所有藥物都會影響腸道細菌,而並非所有耐藥性都是常見。在某些情況下,特定非抗生素的耐藥性會引發對特定抗生素的敏感性,從而為設計最佳藥物組合開闢新方向。」

個人化藥物

「我們會繼續探索複雜的藥物及微生物互動作用,因為這會幫助我們了解每個人對相同藥物的不同反應。」Georg Zeller說。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的腸道微生物群系。我們都擁有不同的細菌種類-除了幾種常見的種類-最重要的是,我們擁有不同種類的菌株。這些菌株可能具有非常不同的功能,包括對藥物的反應。因此,許多藥物及微生物的互動作用可能是個人化,為針對個人腸道微生物群系的個人化藥物治療研究開路。

原文: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18-03-commonly-drugs-affect-gut-bacteria.html

肥胖症的主要起因可能隱藏在腸道

  • 腸道微生物已被證實可以影響我們如何面對壓力、消化食物,以及對抗疾病和感染。它們亦與炎症性腸病(IBD)、過敏症、哮喘和記憶喪失扯上關係。
  • 腸道細菌可以影響行為,這表明微生物的角色並非被動;它們可能正在主宰我們的身體。
  • 腸道微生物甚至可能有助防止體重增加。
  • 我們的健康與腸道微生物息息相關。

你將來可能會以進食微生物來減肥。

這個標題看起來有點科幻,但它是個真實預測,因為科學家在微生物研究方面有許多特別的發現。

我們的體內充滿微生物(或細菌),它們組成一個龐大而又無形的微生物群系,而它們大部分則位於我們的腸內。

雖然我們看不到這些微生物,但它們支配著我們的身體。事實上,微生物的數量比人體細胞更多—一般人擁有大約30萬億細胞,而微生物就有40萬億。加在一起,它們共重約三磅,與大腦的重量相近。

相比科學家的推測,這些微生物對我們的影響更多元化。在過去二十年內,微生物已被證實可以影響我們如何面對壓力、消化食物,以及對抗疾病和感染。它們亦與炎症性腸病(IBD)、過敏症、哮喘和記憶喪失扯上關係。它們甚至可以決定我們是否「蚊子磁石」。

它們似乎對我們的體重有明顯的影響。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微生物生態學家Rob Knight於TED的講座說道:「我們發現微生物跟肥胖症是息息相關。」

科學家只需要觀察我們腸道中的微生物,便可以知道我們是瘦小還是肥胖,精準度高達90%,而DNA測試就只有60%。

「這意味著,我們的微生物對某些健康情況的影響力可能比所有基因還重要。」Knight說。

在一系列的研究中,Knight從肥胖老鼠的身上提取微生物,再通過糞便移植將它們移植到瘦小老鼠的體內,而結果令人驚訝:瘦小的老鼠變胖了。

他說:「結果真是令人驚訝。微生物有助老鼠更有效地消化食物,從而攝取更多能量。事實是,微生物正在影響牠們的行為,令牠們比正常老鼠吃得更多。」

試想想:細菌可以影響行為。這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發現,表明微生物的角色並非被動;它們可能正在主宰我們的身體。

同樣的發現適用於人類嗎?

當研究人員從肥胖人士身上提取微生物並移植到老鼠的體內時,這些老鼠,比起那些被移植瘦小人士微生物的老鼠,變得更胖。

微生物甚至可能有助防止體重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通過分離瘦小人士的細菌,我們可以設計微生物群系的組合,防止老鼠經由其他肥胖老鼠的微生物而增加體重。」Knight表示。

但微生物能夠幫助我們減肥嗎?

現時許多減肥餐單都提出同樣的承諾,但不要被騙。Knight說:「我們還未充分了解特定微生物對消化和吸收的影響,所以未能提出針對性的干預。」

Knight表示,終有一天,科學家可能會設計出一種令人保持身材苗條的微生物「處方」。

與此同時,記得好好照顧自己的微生物群系。畢竟,我們的健康與微生物息息相關。

原文:https://ideas.ted.com/a-major-cause-of-obesity-may-be-hiding-in-your-gut

沉默的微生物群系危機

  • 微生物群系跟我們的基因有直接或間接互動,有時甚至控制著我們的基因。
  • 微生物基因對於新陳代謝的調節、免疫系統抵禦感染的功能,以及製造驅動大腦和神經系統的神經遞質有重大作用。
  • 微生物群系具有遺傳性,大多數會在分娩時從母親轉移到子女身上。
  • 現代人的飲食習慣缺乏多元性、營養及纖維,導致大部分的微生物群系挨餓,破壞我們的健康,並衍生各種「現代性疾病」,例如肥胖症和糖尿病。
  • 如果我們在失去基本微生物之前回復多元化及富含纖維的飲食,部分腸道微生物群系的多樣性是可以恢復的。
  • 微生物群系會在嬰兒經過母親的產道時被接種至身上。在懷孕第9月期間,母親的陰道及糞便微生物群系會接種至胎兒,以提供最佳發育所需的基本微生物。剖腹生產會干擾這個重要的發展階段。
  • 過度使用抗生素是人類基因組及微生物群系的最大干擾因素。
  • 大多數抗生素用於農場動物,意即我們會進食這些含有抗生素的肉類。另外,動物還會將抗生素轉移到我們飲用的地下水中。
  • 隨著抗生素大規模引入,一系列的現代疾病亦急劇增加,例如特應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過敏症、哮喘,甚至多發性硬化症和柏金遜症。

科學家認為這場危機的影響力跟氣候變化相似,但關於它的報導卻少之又少:微生物正從我們的體內消失。

我們的身體表面、嘴裡、孔口和腸道中存在著數以萬億計的微生物,例如細菌、真菌、病毒,原生生物,而這些微生物構成我們身體細胞的大部分。

但很少人知道這些微生物及其基因對我們的身體功能有什麼直接影響。我們細胞核中的人類基因組包含大約20,000個基因,但是微生物群系,即我們體外和體內微生物中遺傳物質,其總和卻高達2,000萬個基因,而它們所有都會跟我們的基因有直接或間接互動,有時甚至控制著我們的基因。

我們的微生物基因對於新陳代謝的調節、免疫系統抵禦感染的功能,以及製造驅動大腦和神經系統的神經遞質有重大作用。微生物群系與我們的核基因組一樣,都具有遺傳性。大多數微生物會在分娩時從母親轉移到子女身上,而這種傳播方式可以被追溯至最早進化的動物,它就是微生物。

為什麼會出現危機呢?

我們的飲食習慣

第一個主要問題是現代飲食習慣。在狩獵及採集時代,我們的祖先大多以植物和纖維為主要飲食,令我們的腸道擁有多樣化的微生物群系,足以製造身體和大腦生長所需的代謝物。相比之下,大多數現代人的飲食習慣缺乏多元性、營養及纖維,導致大部分的微生物群系挨餓,破壞我們的健康,並衍生各種「現代性疾病」,例如肥胖症和糖尿病。

現存的狩獵和採集社會,例如坦桑尼亞的Hadza人或南美洲的亞諾馬米人(Yanomami),他們腸道微生物的多樣性相對歐美人種高出2倍。慶幸的是,在大多數情況下,如果我們在失去基本微生物之前回復多元化及富含纖維的飲食,部分腸道微生物群系的多樣性是可以恢復的。

我們如何誕生

微生物群系危機的另一個因素是剖腹生產的人數急劇增加。這種醫療干預可以拯救許多母親和嬰兒的性命,但是如果不是醫療需要,它會干擾一個重要的發展階段。今時今日,美國有三分之一的嬰兒是經由剖腹出生,而有些國家,例如巴西和土耳其,剖腹生產的嬰兒為全國的一半。

為什麼這是個問題?因為傳統上,微生物群系會在嬰兒經過母親的產道時被接種至身上。事實上,在懷孕第9月期間,母親的陰道及糞便微生物群系會接種至胎兒,以提供最佳發育所需的基本微生物。

剖腹生產會破壞這個傳播過程,並有真實在及嚴重的影響。由於缺乏對免疫系統發育的重要微生物,以剖腹生產方式出生的小孩比較自然出生的更容易患上過敏症。

更重要的是:由於剖腹出生的女嬰沒有得到必需的微生物,她在成長後便無法將這些微生物傳給自己的後代。如果她的子女也是剖腹出生,情況便會惡化,再者,如果她們的飲食習慣包含低纖維,情況會進一步惡化,令複合指數效應更顯而易見。

每當母親缺乏一種對我們的健康重要的微生物,她將來的子女也會面對同樣狀況。如果母親在懷孕前或甚至在懷孕期間接受抗生素治療,她的子女將會缺乏更多重要的微生物。最近的研究表明,在出生後頭3星期已缺乏三種微生物物種的新生兒會更容易患上哮喘。

當我們生病時

儘管如此,過度使用抗生素才是人類基因組及微生物群系的最大干擾因素。

廣譜抗生素能夠有效地殺滅許多致病的病原體,但它也會殺滅許多正常發育所必需的微生物。許多證據表明,抗生素被過度使用:一般美國兒童在3歲前已經過接受5次廣譜抗生素療程。

鑑於我們和微生物相互依賴的關係,使用抗生素來對抗感染就像以地毯式轟炸來對付叛亂。這個原始的方式,會對「善良」的微生物群系產生巨大的附帶損害。在最壞的情況下,尤其是沒有完成整個抗生素療程時,不但未能治癒原本的感染,還可能會強化「叛亂」,從而造成抗生素耐藥性。濫用抗生素會引致嚴重及意想不到的後果。

其中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是因為大多數抗生素不是用於人類,而是農場動物。每年有數千公噸的抗生素被用於飼養牲畜及噴灑在農地上(亞治療水平)。其作用並不是預防疾病,而是增加動物的體重,從而提升產量。然後我們進食這些含有抗生素的肉類。動物還將抗生素轉移到我們的地下水中。這些一切都會摧毀我們的微生物群系。

隨著抗生素大規模引入,一系列的現代疾病亦急劇增加,而所有疾病都與微生物紊亂有關:特應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過敏症、哮喘,甚至多發性硬化症和柏金遜症。科學家現在亦在探討微生物和一些癌症之間的聯繫。

我們應該如何面對

在個人方面,我們可以改變飲食習慣和親近大自然來應對:我們在花園工作時可以不用手套,讓身體吸收健康的微生物或微生物代謝物。

對決策者而言,我們對人類微生物群系重要性的理解提供了更多理由去打擊過度處方抗生素。決策者亦應該資助更多關於人類微生物群系、動物微生物群系、飲食習慣、環境因素,以及個人和公共衛生之間的相互作用研究。

此外,科學家需要建立生物庫(Biobank):就像收集受威脅植物物種的種子庫一樣,我們需要從非現代生活社會及擁有更豐富和多樣化微生物群系的人口收集微生物群系樣本。再生微生物療法(Regenerative microbe therapy)和微生物移植(Microbial transplant)正迅速成為重要的醫療干預措施,許多科學家認為這是醫學界為未來踏出重要的一步。

最後,人類微生物群系改變了我們對人類的定義:微生物就是人類。但是事實上,兩者之間誰是主、誰是客,我們也不清楚。

原文: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worldpost/wp/2018/02/26/microbes